IPO在即,WeWork商业模式依旧看不清

分类栏目:智能

99

原标题:IPO在即,WeWork商业模式依旧看不清


IPO在即,WeWork商业模式依旧看不清_O2O_电商报

 

WeWork即将进行首次公开募股的消息引发了激烈讨论,因为在它最近公布的IPO文件中,无论是公司愿景,还是公司领导层提出的治理规范,都显得非常大胆冒险。并且,我们都知道,尽管该公司在不断地筹集大量资金,它同时也处于一个持续的巨额亏损阶段。

以AWS为例

想象一下,假如我们回到2006年,你带着一个大胆的新商业计划去找投资者,告诉他你打算开发计算机硬件。而当时的IBM一年前就已经将其PC业务出售给联想,并且服务器商品化也已经在发展中,特别是戴尔等公司的x86解决方案已经出现,取代了传统的专用架构供应商。是不是听起来你的创业计划并不是很有希望。

然而2006年是亚马逊推出了亚马逊网络服务,亚马逊网络服务是一个计算机硬件业务,利用硬件商品化开展业务,营业利润率约为30%。事实证明,让一家公司管理其他人的商品硬件有几个重要的优势:

新公司基本可以免费即时访问整个服务器堆栈,因为付款是根据跟踪你实际的使用情况来定的,那么新公司的起始成本就为零。成长中的公司不需要在未来增长前数月或数年就去花时间或准备大量资金,而是可以在需要时再进行支付。成熟的公司不再需要具备服务器安装和管理的能力,而是可以专注于其核心竞争力,把这一任务外包给云服务提供商。

在以上这三种情况下,其最大的基本变化,就是把服务器从基本的固定资本投资转变为灵活可变的成本。这样的好处不仅仅是节约了成本,而且是为公司增加了灵活性和可选性。至少,也就是说,从今天开始,在拥有大量始终可用的服务器情况下,AWS提供的产品早已不仅仅是基本的计算和存储功能,还产生了更多的可能性。

WeWork牛市案例

从广义上讲,AWS就是WeWork的牛市案例。仔细思考一下 “固定成本”这四个字,应该没有什么比房地产更固定了,但WeWork的产品却将房地产转变为各种公司的可变动成本,从获益上来看,和公共的云资源平台服务是一样的:

新公司可以即时获得设备齐全的办公空间,只需支付一两张桌子的钱,然后根据实际需要再进行更多的支付。成长中的公司不需要在未来增长前花费大量时间进行大规模的扩建,只需要在需要更多空间时加钱就好了。成熟的公司如果需要扩展到新的地区,不再需要费更多的精力解决全世界范围内的房地产问题,风险和以前相比大大降低。

请注意,就像公共云服务产品一样,价格不一定是WeWork未来发展空间的主要驱动因素。不过,毫无疑问,AWS为AWS的底层基础设施支付的费用远低于其客户自己支付的费用。它在全球范围内有海量的客户,他们都可以分摊数据中心的成本;另外,AWS可以与硬件供应商有更多的议价空间。

那么同样的,WeWork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可以获得类似的收益。在一个办公场所内,公共空间因为是由所有的WeWork成员共享的,它就可以建造得比任何一个成员单独建造的都要大很多。同样,WeWork在世界各地的网络也为所有成员提供了选择。

WeWork还在如何有效利用办公空间方面进行了研究,这不仅仅是把更多人挤进更小的空间中而已,每年开放三位数的办公楼位置意味着该公司在学习和重复使用办公空间的能力上,比别人都要强。

然后还有一个问题是,WeWork是否能跳脱大规模的房地产游戏,而是像AWS实现无服务器那样,实现在办公空间领域的“无服务器”化,这就需要它们能为每个人提供所有房地产需求。

WeWork的损失和野心

鉴于WeWork想要实现的愿景,它的巨额亏损至少在理论上是合理的。为了向其他公司提供可变动成本的服务,它就得吸收所有的固定成本,这就意味着大量的前期投资。正如亚马逊需要首先建立数据中心,并购买服务器,才能推出它们的存储和计算服务。WeWork需要在推出自己的服务前,先建立好有桌子和会议室的办公空间,所以,换句话说,如果WeWork 没有亏损的情况出现,这才是奇怪呢,特别是考虑到它目前的扩张速度: